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湖人篮网受感染的球员分别是谁了?

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湖人篮网受感染的球员分别是谁了?

马库斯·斯玛特在社交媒体上公布自己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凯尔特人的随队记者连发三条推特称赞他:“我对他能够选择在这个时间段站出来并和我们分享这个信息感到自豪。”

什么叫这个时间段?

在斯玛特频强调大家要保持隔离,呼吁要有更多的检测资源的推特下方,第一条留言是这样说的:

“因为你接受了一次检测,所以那些真正需要检测的人失去了一次机会,所以你可别说什么需要更多检测的话了。”

这就是NBA面对的舆论指责,当有人爆出犹他爵士队全队检测用掉了俄克拉荷马州20%的试剂盒库存时,即便亚当·肖华出来解释说是当地卫生官员的要求,爵士队才在俄克拉荷马州接受检测,也无法平息人们的怒火。

但早在这个时间段前,爵士队也没有公布受感染的球员是戈贝尔和米切尔,而是知情记者报道出来的。

球队一定要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的球员,是否确诊属于球员的隐私。作为公众人物,NBA球员宣布确诊并警示大家当然有着积极的作用——正是戈贝尔的确诊,让北美体育联盟、和美国当地群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是否公布消息,理应只能由球员做出决定。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发几个文字那么轻松的事,确诊已经够糟心了,你还要面对人们对你进行测试的指责,抑或是人们对你确诊这件事情的调侃。

非常喜欢玩社交媒体的杜兰特,并没有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公布确诊的消息,而是转由记者公布给大家,并让大家多多注意。但他仍然没有躲过人们疯狂的调侃,在记者公布他确诊消息推特的回复中,前面几条全部是人们的“玩笑”。

“打不过(病毒)就加入——杜兰特”

“愿你安息”

在湖人篮网这些受大量关注的球队不公布确诊球员的时候,不乏有旁观者高举“为社会负责的大旗”希望知道确诊球员到底是谁,而这其中的大部分人,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他们不知道,也不在乎,公布自己确诊的球员或许将面对什么。

反正疹子长在别人腰上,说两句一点也不疼。

About the author